菜鳥集運客服
首頁>菜鳥集運客服>正文

互聯網創新下一步怎麼走

2021-01-1409:15:24來源:經濟參考報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原標題:互聯網創新下一步怎麼走

編者按

互聯網經濟是新經濟的代表、高科技的標誌、大國實力的體現。中國互聯網產業在金融、電商等多個細分領域都已位列世界第一。然而,在快速發展的過程中,一些互聯網巨頭卻把利用資本擴張“碾壓”傳統行業當作“暴富”的捷徑。事實上,頂着高科技光環、揹負社會對創新的期待,中國互聯網企業理應承擔起中國核心技術突破以及國家戰略科技崛起的夢想。

社區團購野蠻生長何時休

□記者 王寧 天津報道

近期,隨着大量資本進入,各大社區團購湧向城市的大街小巷,引發社會熱議。消費者、“團長”、平台、菜市場等相關主體正在“用腳投票”作出選擇。業內人士認為,社區團購平台競爭仍處於初級階段,激戰或將持續。為促進行業健康發展,亟須加強精準監管,釋放互聯網技術在民生領域應有的潛能。

新規下社區團購競爭延續

“土豆5毛錢一斤、橙子9毛錢一個、雞蛋2塊錢一盒……很多生鮮食品價格低得令人不可思議。”2019年起便開始擔任天津某本地電商社區“團長”的韓經甡,見證了疫情期間生鮮電商的爆發式增長,卻從未見過如此瘋狂的價格競爭。“彷彿一夜之間,各種補貼、優惠全來了,出現在各個平台,令人措手不及。”韓經甡説。

近年來,作為生鮮電商的一種新模式,社區團購悄然興起,各種團購平台應運而生。2020年突發的疫情令人們出行受阻,社區團購有效解決了無接觸配送的“最後一公里”問題,成為新零售的熱點,也吸引了資本的關注。

日前,企查查大數據研究院發佈的《2020年社區團購投融資數據報告》顯示,2020年社區團購行業公開披露的融資事件達19起,融資總金額為171.7億元,同比增長356.3%,創下歷史新高,騰訊、阿里、同程、滴滴、京東等互聯網巨頭紛紛攜資本進入,迅速覆蓋全國各大城市。

一時間,資本以低價爭奪市場的方式廣受詬病。2020年12月22日,市場監管總局聯合商務部出台“九不得”新規,要求互聯網平台企業停止低價傾銷、不正當競爭等。

新規出台後,各大社區團購平台並未有明顯反應。“沒有聽到有平台開始整頓的消息。”一位社區團購平台“團長”告訴記者,資本“燒錢”的力度可能會稍微下降,補貼方式更加隱蔽,但不會輕易停止。

“受社區團購影響,近期客流量的最低谷在2020年12月中旬,比平常少了近一半,最近幾天有所好轉,但是難以恢復到正常水平。”天津麥稻香菜市場有限公司總經理吳超説。

相關主體“用腳投票”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不同於以往的共享單車和網約車領域的競爭,這次社區團購直接關係民計民生,影響範圍更廣,涉及人羣更多,處在漩渦當中的商户和百姓自然無法迴避,只能選擇“應戰”。《經濟參考報》記者發現,相關主體正在作出選擇。

——消費者:貨比三家“薅羊毛”。“別看網上吵得兇,很多人一旦發現社區團購買東西便宜,便會默默拿起手機點進去下單。”韓經甡説,性價比是消費者最為關心的事。

2020年剛參加工作的陳東(化名)最近一口氣下載了四個社區團購平台,先分別領了新人禮包,然後慢慢挑選心儀商品。“有羊毛不薅感覺就像被收了智商税。”陳東説。

——社區“團長”:混亂競爭中爭奪用户。隨着社區團購平台鋪天蓋地而來,“團長”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各個社區,以至於一個社區通常有好幾個“團長”,一個“團長”則往往身兼數職賺佣金、搶生意。然而,部分“團長”已經意識到自己只是“工具人”,“社區團購平台的最終形態將是去‘團長’化。”基於這樣的判斷,韓經甡已經不再做“團長”,轉而探索新的模式,自建平台向“團長”們供貨。

——本地平台:避其鋒芒差異化求生存。“胳膊擰不過大腿,我們不具備和大資本硬碰硬的實力,只能在差異化市場中尋找空間。”“嘿嘛易購”創始人、天津創世界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劍説,一方面是渠道差異化,“嘿嘛易購”已經暫停了社區團購業務;另一方面是產品差異化,他選擇主攻大平台涉獵較少的網紅食品和高檔水果。

——超市、菜市場:無奈觀望中有限應對。家樂福超市天津海光寺店負責人楊建新説:“近兩年實體超市生意本就不好做,這下就更難了,目前已經有了苗頭。但是,我們只能利用自己的線上線下渠道,盡力做好服務。”

社區菜市場的處境更難。《經濟參考報》記者發現,少數菜販緊跟潮流,將社區團購中的暢銷菜品擺上貨架,但是多數菜市場並沒有有效的應對之策。吳超説:“市場能解決的問題有限,大家都寄希望於政府的有效監管。”

業內期盼加強精準監管

專家認為,鑑於社區團購的特殊性和影響力,亟須加強規範管理,獎懲結合促進行業健康長久發展,通過技術進步釋放出社區團購在民生領域應有的潛能。

首先,加強網絡平台精準監管。多位業內人士指出,雖然新規對社區團購平台的價格競爭作出了規定,但多數內容屬於《反壟斷法》的已有範疇,根據以往經驗,很難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需要更有針對性的監管。天津財經大學商學院院長彭正銀認為,網絡平台模式具有獨特的外部性特徵,要實現生態化的健康平穩發展,最主要的是以平台為核心形成商家與消費者良性互動的循環。建議在鼓勵創新、審慎包容的監管理念之下,推進精準監管模式,同時完善跨部門、跨區域協同監管體系。

其次,注重食品安全防控溯源。韓經甡説,在前期激烈的價格競爭下,平台企業都在虧錢,他們關注的焦點是如何少賠錢,而不是提升產品質量。而且,平台、自提點、團長三者互利互惠,但缺乏相互約束,一旦出現食品安全問題則無法溯源追責。“俺的農場”創始人、天津耕德現代農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沈宗武認為,蔬菜等生鮮產品的最大商業缺陷在於損耗大,品質難以控制,這既是平台企業亟須解決的問題,同時也是本地企業和菜販們的機會。

第三,鼓勵企業聚焦技術進步。中國企業管理研究會網絡治理專業委員會主任李維安認為,在以5G為首的新技術帶動下,以及大數據向全行業滲透的趨勢下,農產品供應鏈還有很大提升空間,這也是電商企業的機遇所在。建議相關部門鼓勵企業加強技術創新,加快推廣無人技術、智能收貨箱、分揀機器人等智能化應用,讓消費者得實惠。劉劍表示,互聯網平台企業應該更多地在產品品質、流通效率、週轉率、管理能力等方面下功夫,而不是單純地“燒錢”拼市場。

蘿蔔青菜還是星辰大海

□記者 趙久龍 南京報道

近段時間以來,隨着各大巨頭佈局社區團購,大量資本進入,低價傾銷擠壓攤販生存空間,引發較大爭議。以“社區團購”為關鍵詞的相關話題頻頻衝上微博熱搜,有評論稱,互聯網巨頭“殺入”社區團購,堪稱新時代的“圈地運動”,這種“降維打擊”不值得驕傲。剝奪底層勞動者飯碗,與民爭利,於心何忍?蘿蔔青菜與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究竟哪個更值得資本佈局?業內人士指出,有關部門要因地制宜,探索監管的新辦法、新模式。

影響零售業格局

一時間,資本以低價競爭爭奪市場的方式廣受詬病。2020年末,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聯合商務部召開規範社區團購秩序行政指導會,此次會議要求互聯網平台企業嚴格遵守“九不得”,對社區團購經營行為進行嚴格規範,涉及低價傾銷、壟斷協議、不正當競爭、數據“殺熟”等方面。

監管升温,巨頭遇“冷”,賽道變涼?業內人士認為,新規出台後,社區團購不公平競爭亂象會受到一定遏制,但難以改變社區團購通過補貼獲客的手段,社區團購企業仍可能繼續打“價格戰”,“玩法”迭代或將加快。

來自南京的社區團購從業人員範雷表示,從創造經濟增量的角度看,用汽車代替馬車導致馬伕失業並不全錯,釋放的人力資源一般會流向創造更高價值的崗位,這是一次人力資源的重配,提高了整體效率。

“當然,也不能只談效率不講公平,社區團購確實擠壓了攤販的就業空間,有些人可能將失業,這需要政府幫助進行技能培訓再謀職業,他們理應被善待。”範雷分析,社區團購是以互聯網平台為主的平台企業對社區商圈和下沉市場的一次大規模的、立體化的佈局,對於整個零售業格局也將帶來重要影響甚至衝擊。

一位風投行業從業人員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從整個行業看,近幾年,大家越來越焦慮,優質賽道越來越少,所以逐漸向越來越沉的實體下探和滲透,甚至不惜與攤販爭利。

線下市場待轉型

業內人士指出,社區團購的發展將會對線下生鮮超市和菜市場的經營產生巨大影響。隨着互聯網巨頭補貼戰和搶人戰的展開,商品從最初的生鮮品類擴展到全品類。或許,社區團購的線上線下結合方式,才是中國新零售的開始。

目前,社區團購主打品類以生鮮為主,社區團購的商品主要來源於線下農貿批發市場的批發商。隨着社區團購在上游供應鏈的佈局,未來有可能只存在產地直採與一級批發商市場。社區團購想要提供高性價比的生鮮產品,必須縮短渠道和降低流通成本。簡單説,未來的競爭是供應鏈管理水平的競爭。

目前社區團購大力發展共享倉模式,供應商的商品可以直接存入共享倉,相對於傳統線下批發市場倉配模式,共享倉的角色更多是房東模式——只管收租,其他一概不管。但是,社區團購與供應商的關係更加緊密。可以説,社區團購提供了閉環式服務,出現社交化玩法,倒逼傳統的線下批發市場加快轉型升級步伐。

數據顯示,全國現有農產品市場約4.4萬家,其中批發市場4100多家,吸納數百萬人就業。南京農副產品物流中心經濟發展部副主任謝明説,目前,全國的農批市場普遍存在管理粗放、秩序混亂等問題,基礎設施相對落後,人們對農批市場的印象仍為“髒亂差”。“儘管‘船大轉身難’,但農批市場現代化建設已經迫在眉睫。”

分析認為,到2022年,國內社區電商市場規模有望達到千億元級別。社區團購就像鮎魚,傳統農批市場、農貿市場亟待更新,在競閤中發展,真正建立高效的供應鏈體系,打通行業堵點,讓羣眾得實惠。

資本應向何處去

對於互聯網巨頭而言,社區團購的預售模式和規模化銷售模式讓商品銷售更加簡單,物流配送也更加方便,有利於減少商品流通過程中的損耗,降低經營成本,提升商品流通效率。與此同時,以生鮮、日用快消品為主的社區團購具有高頻交易、剛性需求特點,頗受年輕人歡迎,是互聯網巨頭尋求流量增長的極佳入口。

業內人士認為,不少批發市場仍停留在原始攤商階段,市場監管還是以收攤位費管理為主,“重收輕管”,運營水平低。“如果年輕人越來越不愛逛菜場、批發市場,我們是應該一味去指責、批評,還是應該反思自己的不足呢?”在謝明看來,農批市場難以引入現代化管理模式的原因之一,是缺乏職業經理人隊伍,而職業經理人隊伍進入難則在於集體所有權這一“梗阻”。

當然,社區團購也需要在監管下有序運行。多位受訪專家表示,不能一概否定社區團購,而應該在合理監管上下功夫。社區團購在某些方面滿足了消費者需求,資本看到了商業潛力,不妨多給這一新業態一些成長空間。

2020年12月,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在全國率先發布《電商“菜品社區團購”合規經營告知書》,要求菜品社區團購的“團長”(負責人),視情應辦理相應的市場主體登記,平台經營者不得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實施低價傾銷,排擠競爭對手獨佔市場,擾亂正常經營秩序。

江蘇省社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田伯平説,“菜籃子”關乎基本民生,要避免人為造成劇烈的市場波動,這是基本底線。社區團購之所以引發各方關注,在於其不只是經濟領域問題,還可能造成社會問題。因此,對社區團購既不能“一棒子打死”,也不能“放任不管”,不能任由資本無節制擴張,而留下“一地雞毛”。

目前,監管層對於社區團購市場的監管已有框架性意見。業內人士建議,有關部門要因地制宜,探索監管的新辦法、新模式,儘快出台監管細則。“九不得”新規下,互聯網巨頭也該收收心了,仔細想想蘿蔔青菜與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之辯。(王寧 天津 趙久龍 南京)

責任編輯:小云

責任編輯:趙桂金(EK003)

頭條菜鳥集運客服

點擊加載更多

頻道推薦

  • 社會
  • 娛樂
  • 生活
  • 探索
  • 歷史
關閉 北青網菜鳥集運客服客户端